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南疆之行忆当年(十五)(0/0)

回到南宁的那个夜晚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宋福祥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5日 点击数: 次 字号:

文 宋福祥

2019年5月14日下午,我们如期回到南宁。四点半钟我们乘坐的大巴车驶进广西军区招待所的大院之内。下车之前指导员杨显德告诉大家说:“大家先到宾馆休息一下,六点钟准时到招待所一号楼二楼餐厅晚餐。明天的早餐、中餐、晚餐还需要筹备组安排的给司务长张晋标报名。明天早晨就要离开南宁的,先祝大家一路平安!“

我与老兵刘家智迅速入住了房间,洗了澡换了衣服之后,就坐在房间里闲聊,主要也是竞相发表一些感慨。这次参战老兵的聚会传递的是正能量,是对老兵们的鼓励和鞭策。这次相聚的时刻虽然很短暂,但增进了战友间的情谊,点燃了生命的激情。这个夜晚是参战老兵相聚南疆的最后一个夜晚,这注定又是一个难舍难分互道珍重的夜晚。

约莫五点四十分,老兵们纷纷步入餐厅,服务人员正在上菜摆席,司务长张晋标给每一桌递了一瓶白酒,要大家把酒斟上。不知不觉间,那互道珍重的时刻就到了。指导员杨显德站起端起酒杯双手举到额前,他大声说:“各位亲爱的战友!四十年前的2月16日,我们全连战友在爱店附近,在祖国边境匆匆吃完出征前的最后一顿晚餐,战友们互道珍重,相约胜利凯旋时,我们再重逢。今天是我们本次聚会的最后一天,我们从中越边境回到南宁,吃完这次相聚时的最后一顿晚餐,战友们又将互道珍重,回到各自的家乡,相约下次聚会时,我们再相见!在这里我们举杯同饮,祝大家健康长寿,家庭和睦幸福!”只听得餐厅里“哗”地一声,大家起身举起了酒杯,畅饮了杯中的美酒。

晚饭后,战友们相聚在一起,握手、拥抱,泪流满面。大家的心情之中坦露出忧虑,因为参战老兵们都是年岁已高,何时能够再相见,以后还能不能相见,几乎是所有参战老兵关心的问题。我与刘家智、柳保山、程广杰四个人拥抱在了一起,久久不愿松开,个个泪满流面。刘超英、冯训虎、姜志亮、高健、陈方林五个人拥抱在了一起,也是个个泪满满面,不愿松开……接下来便是在广西军区招待所大院里相互叮咛,祝愿,相约来年再聚的时日。

在广西军区招待所三号楼一楼的大厅里,最为感人的一幕出现了。方登汉、赵文生、张学柱、李洪探、崔文彬、高健、杨红、姜志亮、冯训虎、刘超英、陈方林等,一团转围在老连长曹满庭的身边,就像当年在战壕里拥挤在一起相互取暖感受亲情一般,在给七十七岁的老连长传递一种力量,用这种短暂的守望在祈求老连长健康长寿,也好像在真诚地表示:老连长!我们永远都是您的兵!老连长曹满庭泪流满面,不停地拉扯老兵们的手,真诚地说:“这次还能够相互见个面就没有什么遗憾了!与宁明躺着的那些烈士相比,我们起码已经多活了四十年。这次来到广西,能与大家久别重逢,我高兴,我知足!老哥请你们放心,只要我听到了你们的召唤,我都会前来与战友们相聚,即使有一天我实在走不动了,我杵着拐杖也会前来见见你们!”听到老连长这话,老兵们情不自禁地拍手鼓掌。

我站在老兵们的身后望着这感人的一幕,也是情不自禁地与大家一起鼓掌。老连长曹满庭看见了我,招手把我叫到他的身边,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:“福祥啊!我们连队除了程广杰之外,就数你的年纪最小,你是我们383团出的唯一一个文化人、作家,你送给我的两本书,我就是戴着老花镜也要把它一字一句地读完,你是我们连队的骄傲啊!你要继续努力!”掌声又响起来,我深情地扫视了老兵们一眼,见他们是在满含热泪给我鼓掌,我这才站起身来,向老如果我无深鞠了一躬。

老连长曹满庭让大家平静了一下心情之后,抬手一挥说:“好了!大家都回去休息吧!把这次聚会当作加油站,当作充电宝,各自保重身体,再创辉煌吧!”说完这话,老连长站起身来走向电梯,回房间休息了。

曾记得,在新兵入伍挑选兵员的时候,团直挑的是“两高”,个子高和文化程度高。我当时也是因为有一米七三的身高和高中文凭才被挑选到团直炮连,而且当上了队部的电台兵。可与刘超英、姜志亮、陈方林、高健、杨红、冯训虎他们一比,还是矮了一截。而且我的印象当中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原副连长王中林,老兵高健,他们两个有些同像,个子高挑,前额开顶,几时看起来都是那种训练有素的军人,在我们连队曾经是偶像般的人物。

从大厅里上来,我去了王忠林的房间,他和嫂子都很热情,与我亲切交谈,回忆当年的往事,还说起了他调任高机连连长之后的一些事情,问起了几个熟悉的老兵的情况。从王忠林的房间告辞出来,我又去了老连长曹满庭的房间,想与老连长再说几句贴心体己的话语,并表示出了新书之后,一定给他寄一本过去,要老连长多多指导。老连长也很谦和,说了许多贴心体己的话语,给我打气鼓劲。

回到房间,刘超英、方登汉、陈方林几个老兵正在与刘家智亲切交谈,见我回来都起身到门边相迎。因为按照行程,一路从武汉过来的六个人,就只有五个人同程同车返回了。我已经订好了去广东虎门的动车,前去参拜陈连升将军是我此次行程之中的重要一环。刘超英上前一步握住我的手说:“你从广东回来的时候,一定要在武汉弯上一站,我们再好好地聚一聚!通过这次南疆之行,又建立起深厚的情义了,舍不得哩!”我摇了几下超英的手,笑着说:“只要你不厌烦,我会常来常往!”接着方登汉、陈方林邀请我去洪湖看看,家智兄也说要我转个弯去钟祥看看,我都一一应允。一合计,我们都是明天早晨的车,也就没再聚在一起闲扯了,各自回到房间收拾行装。

房间里安静下来之后,家智兄对我说:“超英刚才讲的那句话倒是真的,战友分别了几十年早已经习惯了,这么聚在一起几天一晃,就又重新燃起了激情,再要分别还真是难舍!”我坐在椅子上呷了一口茶,望着家智兄点点头说:“谁说不是呀!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即使过些年后再搞一次聚会,掉队的人就不少了!”一听我这话,家智兄对我起了高腔,冲着我吼道:“就你们这些文化人讲话喜欢拐弯抹角!什么掉队的人不少了?直接点儿说,就是又有一批人要离我们而去!”我望着家智兄笑着说:“我们把话说得委婉一点不好吗?”刘家智没有再反驳,只在那里叹了一声长气说:“岁月不饶人啦!”

正说话间,方登汉到门口叫我。走到门边,他低声对我讲:“肖将军来了,要接见你!”我刚从外边回来,还穿着正装就随他去了。进到一个房间,见杨显德和张学柱也在,便介绍我与肖将军认识。我有些受宠若惊,不知所措,连军礼也忘了敬了。这位肖将军名叫肖运洪,是广西军区司令员,是听说我是参战老兵中的一位作家,才要接见我的。

穿着便装的肖运洪将军起身与我握手,并把我拉到身边亲切交谈,然后向我介绍了他亲自编写的《广西笔记》,还给我介绍了宋子佩写的那本《生死十八天》。我很兴奋,心里想:我的背包里还带有一本长篇小说《身后那个村庄》,是准备带到广东虎门去的,不如先送给肖将军。我说明情由之后起身回房间拿了书来递给了肖将军,他翻了几下之后十分感慨,便给我说:“应该签上大名,便于我收藏!”我连忙签好字,双手递给他时,肖将军的警卫员给我们拍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。

肖将军离开招待所走的时候,我和杨显德、张学柱、方登汉四个人送他下楼上车,警卫和岗哨随即撤离大厅。我们回房间的时候,相互对望,个个一脸惊愕。我回到房间后不久,肖将军的警卫员来到招待所我住的房间,送了两本肖将军亲笔签名的书来,我望着书页上钢劲的字迹久久难以平静。

责任编辑:周金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