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南疆之行忆当年(十六)(0/0)

登上了去广东的动车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宋福祥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20日 点击数: 次 字号:

文 宋福祥

2019年5月15日上午,我在南宁东站登上了去广东东莞虎门的动车

早上七点半钟,我与家智兄告别后背了行装下楼,准备打车去南宁车站,刚出招待所三号楼的大厅,就碰上了程广杰、赵文生、崔文彬、高健四位河南籍老兵,因为他们还要去广西北海看看,正好也要到南宁东站乘坐动车。我很欣喜,正愁没人同行。刚出招待所的大院,就碰到了柳保山,他因有事需坐上午的飞机赶回郑州,所以也是早早地出发了,我与保山握手言别,互道珍重。老排长赵文生查看地图后,领着我们七弯八拐,穿街过巷去坐公交车。二十几公里的公交车程,让我们在公交车上有了一个亲切话别的机会。进入南宁东站的入口,我只顾了朝前冲去,好像听到程广杰邀我们几个进餐厅过早。等我走了长长一段廊道再回头望去时,不见了广杰他们四个人的踪影,想必是去了餐厅,就这么无意之间弄了个不辞而别。

过了安检,进入候车大厅之后,我看时间还早,就溜出站去到了南宁东站前面的广场。这场景一下子就把我惊呆了,真是宽阔无比,风景如画,耸立在广场的雕塑雄伟壮观,仰望站楼高高耸起,我向广场走了二百米,然后转身回头拍了一张“南宁东站”的全景照片。我仔细观察着广场的设施,细微处工艺精湛,宏观处高端大气,展开看是一座现代化的高铁站,浓缩起来简直就是一组精美的艺术品。我选了不同的角度,拍了一组照片,记录下了这个早晨南宁东站的无限风光。

回到候车大厅,我注视着检票口的车次标示,见时间还很宽余,就找了一把条椅放下背包坐了下来。环顾四周,候车的全部都是陌生人,没有一个是我能够叫出名字来的,我的心胸里突然升腾起一种孤独的感觉,离开了战友们,独自行进的感觉就显得孤怜怜的。我很怀念这次战友相聚的时间,那种相随相伴相依的感觉是那样的踏实与甜蜜,依依离别之情便油然而生。

我拿起手机便给家智兄发了微信过去,询问他们是否登车。家智兄立马就回信息说:“我们五个还在候车大厅,还没开始检票上车。”我连忙回信息说:“叫超英买些酒带上,免得停车时下去找!”家智兄没有言语什么,就打了个哈哈过来。这时战友群里也开始闹腾起来,多为祝福问候打招呼送行,一片哗然。

只要手头有点事情捣腾捣腾,时间也就过得格外快些,眨巴眼检票口标牌上的红字就变成绿字,我乘坐的那趟动车就开始检票上车。我站起身背上了背包就排起长队,一溜烟通过了检票口,朝站台奔去。

几声笛鸣之后,和谐号动车开始奔弛,随着嗡鸣声的增大,速度很快提升到了二百多。而这时,我的思绪也开始奔驰,心里在想:“当年陈连升将军奉命从广西左江镇领兵出发,调任广东连阳营游击将军时,大概也是走的这条路线,动车的速度真可谓风驰电掣,这四个多小时的动车车程,在陈连升将军那个人背马驼的年代又要行进多少时日呢?再加上还有从崇左的左江镇到达南宁的这段路程,真是难以想像……

当我的思绪里一下子跳出崇左这个汉语单词的时候,那奔驰的思绪也就好比动车进站一般卡在了“崇左”的位置上。记得那天我们从南宁出发,上高速行进到崇左的地界时,眼前的风景就好比是桂林山水复印出来的彩色画卷,或起伏或独立或卧倒或奇特的山石,真是人间奇景,高速路旁的千倾沃野里全部是绿油油的甘庶苗,轻风吹来如绿水荡漾。在这条高速路上行车就好比是在漓江上划船,这是一道在广西南疆的大地上人造的风景。

紧接着我开始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:这次南疆之行我们究竟收获了什么?我们除了再叙战友之情,观光广西南疆的美丽风光之外,到底还有一些什么样的收获呢?是精神的追随还是文化的启迪?纠结与焦虑中我最后这样认为:精神的追随与文化的启迪,二者兼而有之。

作为一名参战老兵,我们由衷地感谢筹备组认真组织的这次纪念活动。在经历四十年的风雨沧桑之后,我们再度相聚南疆,重叙战友之情,回顾当年的硝烟战火,珍惜现在的和平环境,缅怀革命烈士,这是极其有意义的一次活动,让每一个老兵受到了教育,找准了未来的方向,懂得了生命的宝贵。同时经过四十年的深刻反思,再站在今天的角度看待这场战争,我们还是那句老话: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尊严永远是军人的天职和本份。面对四十年前越南当局对中国边境持续数年的武装挑衅,中国军队也是在忍无可忍的前提下反发动了对越自卫反击战。站到高度去思考: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出了声威,赢得了和平,为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扫清了障碍,赢得了时间。我们四十年前兴的是正义之师,尽的是军人之责,我们的使命光荣。

作为一个文化人前来南疆,也让我对文化事业的发展建设有了深层的思考。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化振兴,文化是乡村的根,文化人是乡村的魂。从广西“通灵大峡谷”,“德天跨国瀑布”,及大新县的文化元素和文化理念,最终的引爆点还是文化事业的发展建设。如果没有影视作品的拍摄,影视文化的传播,再美的风景也会不被人知。那么换一句话说:再美的自然景观,如果没有文化的元素融入其中便没有灵魂。山无景,竹无韵,水无灵动之美,树无风动之姿,怎能引来游人的关注!然而,文化既需要历史的沉淀,又需要今人的创造……

动车如一道银白色的闪电,划过了南疆的风景里。车窗外迎面扑来的仍然是绚丽的画卷,我突然觉得我正享受着改革开放的福利,也正享受着祖国和人民自主创新,飞速发展的成果。国富民强,国泰民安,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正是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追随的梦境。

动车仍在奔驰,思绪仍在奔驰,南疆之行仍在继续,因为我们对英雄的追思与敬畏没有停歇。

责任编辑:周金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