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南疆之行忆当年(十七)(0/0)

再去虎门沙角炮台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宋福祥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20日 点击数: 次 字号:

文 宋福祥

2019年5月15日下午三点钟,结束了广西举行的“参战老兵”聚会,我告别南宁,登上了去广州南站的动车,然后转乘动车来到了东莞虎门镇。

此行的目的只因为当初的一个承诺。记得2015年3月27日,我们一行三人从恩施飞往广州,然后驱车来到东莞虎门,目的在于沿着民族英雄陈连升将军的足迹再走一遍,搜集相关资料,撰写《陈连升传》一书。我们深入“海战博物馆”、“鸦片战争博物馆”、“销烟池旧址”、“林则徐纪念馆”搜集资料,查寻陈连升将军的信息。然后我们上官涌山,入增城营,到威远炮台群、沙角炮台群,并乘船到穿鼻湾、磨刀洋感受海面的情形,以不同的视角审视官涌山、沙角等前沿阵地。在经历半个多月的奔波之后,我立在沙角炮台陈连升将军的雕像前郑重承诺:“等我把《陈连升传》圆满完成之后,我一定再来东莞虎门,亲临沙角炮台,并将书稿带来让将军审阅。”这是怀着敬畏之心,追思之意,前来告慰英雄。

2019年5月16日上午,我从虎门镇翔凯悦容宾馆出发,沿“连升中路”前行至“太沙公路”出口,行进约十四公里的车程,来到了沙角炮台。我的心情虽然再没当初那么激动,没有在“节兵仪坟”前跪地痛哭,也没有在海战博物馆里情不自禁地高喊,但我的心情仍然激动不已。走进沙角炮台,我把《陈连升传》的书稿双手递到陈连升将军的雕像之上让他审阅,然后将书稿放到黄骠马的铜像背上,让其感受这本著作的厚重,如实兑现了当初的那个郑重承诺。

当我那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之后,我静坐在将军的身旁,闭上眼睛用心灵与英雄对话,聆听他的心声。许久许久之后,我给将军点了一支烟,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烟,一边抽着一边昂首挺胸,凝视着远方的大海。我突然感觉到:将军的身躯虽然已经凝固于此,可他的心却仍然活着,仍然在思念着家乡邬阳关的山水田源,仍然心系着国家和民族的安危。当他看到眼前这国富民强的太平盛景,他的脸面之上明显地展露出欣慰的神情。

这时,我的耳边回响着一个声音,就是1841年1月7日下午,陈连升将军身中数弹,单腿跪地,用军刀支撑着身子时的那个吼声:“英吉利小儿!朝我的胸前开炮吧!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民族,一定会站起来,一定会富起来,也一定会强起来的!当下,你们用铁蹄践踏的,是一头沉睡的雄狮!当雄狮醒来时,怒吼声便会震荡山河,响彻云霄!雄狮一定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!”

我把书稿放在英雄当年单腿跪地,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地方。后人为了固定这个位置,安放了一块橙黄色圆形的大块海石在此。我把书稿顺着将军落跪的方向摆放在了海石之上,便于将军翻阅审读。突然海风轻拂,书稿还真的就被掀开了,片刻之后,书稿居然又被慢慢地合上,我顿时感动得流下了热泪……

我历尽艰辛,耗时四年,完成了这部六十二万字的著作,兑现了当初的承诺,这对于民族英雄陈连升将军来说也是一种安慰!种种迹象表明,将军对这部著作还是满意的,我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,这也是对我的一种安慰。

在这里,我还想告慰将军的是:我们仍在不断地努力,拟把《陈连升传》一书公开出版发行之后,将其改编成电视连续剧,并成立剧组融姿拍摄,让将军魂归故里邬阳关。并在英雄的故里筹资兴建“陈连升纪念馆”,恢复“陈连升故居”,敬立“陈连升骑马飞刀铜像”。让英雄的一生再现于银屏,是我们追求和努力的方向,让将军的那个吼声再次回荡在海面……让我们再听将军站在木簰之上喊一回山歌:清江水甜客来饮,邬阳茶香我先尝……

回到宾馆已经很晚,我把在沙角炮台的一组照片和所见到的一些情形发到了微信朋友圈,点赞的人迅速攀升,成了一个热闻。

2019年5月17日,这天我起得很早,站在窗前望着海岸的朝霞,心情愉悦了许多。吃过早餐之后,我去虎门镇人民政府联系了相关工作。从镇政府三楼办公一室出来,见时间尚早,就想叫车去威远炮台和海战博物馆看看,朦胧间就听耳边有一个声音说道:“去威远炮台干嘛呀?那里是关天培将军的防区,要去就还是去沙角炮台吧!”我突然竖起耳朵细听,觉得这声音好熟悉好亲切,明显地带点邬阳腔。可仔细辩析却又不见其人,便突然想起了陈将军。于是叫车又沿连升中路出发,来到了沙角炮台。

这时,海面正在涨潮,炮台前的这片大海好美。大船的轰鸣之声滚滚而来,且都是咱中国人自己的坚船砺舰了,船桅上挂的都是五星红旗,沙角炮台不再是鸦片战争的前沿阵地,就好比一个避暑的胜境。

我望着这里的草木修竹,在炮台后面的那棵叉树边坐了下来,望着那一片湛蓝的大海,让轻吹的海风消除我的暑热,净化我的心灵。湿润的空气里微微的有一股海鲜的味道,腥气若隐若现。渐渐地喧啸与浮躁离我远去,我的面前有了一片无比清新的空间,就好比灵魂也得到了冲刷和洗礼。

又来沙角炮台其实不为别的,心想这千里迢迢来一回也不容易,就把旅途之中余下的这点时间用来陪一陪陈将军吧,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再来。这时,一条大船拉响了长笛,似乎是在鸣示小船让航,那厚重雄浑的声音吼得海水动荡,岛焦颤抖。

我抬眼望去,只见参天的古榕和金竹伸向了海岸湿润的空气里,时而把金灿灿的阳光撕成碎片洒得满地都是,豆粒大小的榕树籽时不时地落下来,洒向热带的草丛,几园青皮东竹夹在其间,支起一片风景,竹冠气韵实足,榕树绿影满满,苍翠欲滴,风动枝摇,免得陈将军感到孤独寂寞。

在陈将军石雕的身旁是几棵参天的木棉树,每年早春木棉花开,红若火焰,艳如朝霞。与其相间的是金玉兰,花朵洒满火砖铺成的便道。海岸之上,红樱盛开,花红叶绿。桐树展开的大叶苍翠欲滴,小棕树喜气迎客,大椰树摇风打扇。毛竹和龙眼相拥而栖,风动枝展,交错着支起绿影,展露着各自的风姿。鸡蛋树初展大叶,花香扑鼻而来。如此绝美的风景里便是陈连升将军曾经镇守的沙角前哨。

我静坐在将军的身旁,静心思量着将军劳苦奔波的一生。十三年的乡居童年,练功习武,邬阳关的山水养育了他;三年的木客生活,撑篙放簰,博击风浪;四十七年的军旅生涯,征战的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。将军的一生仗义仁爱,却也所向披靡。他十六岁走单骑出邬阳关,从木客到将军,峰回路转到海疆,六十花甲上前线,官涌大捷敌胆寒。数不尽件件桩桩英雄事,道不完英雄豪气自颤然。

海岸的气候如孩儿的性情,一会儿潮起潮落,一会儿狂风暴雨,一会儿又是阳光灿烂,一会儿风平浪静。我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将军的雕像旁,感受着气候的变化,倾听着潮声和雨声。就这样经历过长时间的心灵净化和洗礼之后,我顿觉释然,松开了眉宇,敞开了心扉,眼前不再茫然。

眼前的一切给了我启迪:我们对英雄可怀追思之意,敬畏之心,但不必凄楚与悲凉。历史的屈辱已被尘封在记忆里,英雄的吼声已经成为现实。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民族,已经站起来,已经富起来,也已经强起来了,正在齐心创造共筑伟大复兴的中国梦!

我明天就将踏上归程,回邬阳关去。但我相信,民族英雄陈连升高大的形象虽已凝固在了海疆,凝固在了沙角炮台,但他的心却永远活着,永远迎合着时代掘起的节拍。

望着将军伟岸的雕像,望着节马昂头的姿态,我在心里说:就祝我一路平安吧!

(全文完)

责任编辑:向丽莉